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七章 不容小觑的岑曦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七章不容小觑的岑曦

    岑曦看了看喜服,突然迈步走到陆良面前,“陆管家,这件喜服是不是跟大小姐身上的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陆良本在恍惚中,听到岑曦突然发问,先是一愣,接着他想起岑曦之前说过的话,立刻回答,

    “是,一模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陆良肯定岑曦这是在试探自己了,为了不然岑曦怀疑,他特意重复了一遍,“我确定是一模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岑曦听完,面上一沉,眼神冰冷的如同腊月雪,声音里也透着森森寒气,“陆良,你为什么要杀你的新娘!”

    岑曦大吼一声,把在场的人都唬住了,就连一旁的霞雨菲也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陆良,你竟然连大小姐和二小姐的喜服都分不出来,二小姐的喜服上绣的是东珠,而大小姐喜服上绣的是玉珠,二者根本不一样。亏得大小姐对你一往情深,可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说,你是不是连通外人合伙杀了大小姐!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有,我没有啊。”陆良本就心虚,被岑曦这么当头一吆喝,更是乱了阵脚眼神不由自主看向霞雨菲,霞雨菲对着陆良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玉珠和东珠本就差不多,我一时认错也属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岑曦声音更冷了,一步步靠近陆良,“事实是,大小姐的喜服上根本没有绣玉珠,不信咱们现在就可以去看看,大小姐的喜服上究竟有没有绣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。。。这,,我我。”陆良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他根本没想到岑曦从一开始就设好了陷阱。

    白县令唤来衙役,“去看看衣服上到底有没有绣东西。”

    尸体停放在新房内,衙役来去不到一炷香,

    “回大人,衣服上什么都没有绣。”

    “可看仔细了?”

    “属下看的仔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哗然,看着陆良的眼神也不对了。

    “陆良,你口口声声说大小姐的喜服跟这件是一样的,是因为你根本就没好好看过你的新娘

    还是因为你看到的新娘穿的就是这件喜服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没仔细看。。。”陆良冷汗直冒,眼神飘忽。

    “你的新娘你为什么不仔细看?是不是你早就知道新娘会死,因此心虚的不敢看?”

    岑曦掷地有声的询问不仅让陆良吓白了脸,也让站在一旁的霞雨菲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岑曦你什么意思!刚才说人是我杀的,现在又说人是陆管家杀的,你到底知不知道凶手,我看你就是贼喊捉贼!”

    岑曦对着霞雨菲一拱手,“对不住了二小姐,方才的举动完全是为了让真正的犯人掉以轻心,不得已才利用了您。现在,真凶已经找到了,这人支支吾吾遮遮掩掩,连自己的新娘穿的什么都搞不清,一定心中有鬼。我相信只要将此人严加拷问,不出三日,一定能从他嘴里套出实话。”

    岑曦的一番话说的言辞凿凿,情真意切,就好像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引出陆良一样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白县令虽然对岑曦的话并不完全相信,但是陆良的反应明显不正常,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按照岑曦所说的将陆良带回去审问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先将此人带回衙门候审。”

    陆良一听,直接瘫倒在地,满脑子都是“严邢拷问”四个字。连滚带爬的来到白县令跟前,一把抱住白县令的腿,痛哭流涕,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,真不是我杀的羽烟啊,大人你信我啊。”

    白县令皱了眉头,一脚踢开陆良,

    “这话到了衙门里再说!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,二小姐救我啊,这跟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啊,二小姐你要帮我啊。”眼见白县令不理自己,陆良又跑到霞雨菲脚边跪下。

    看着伏在自己脚下涕泗横流的男人,霞雨菲的脸色差到了极点,恨不得将眼前多嘴的男人一脚踹死。

    霞雨菲甩开陆良,“你说的话本姑娘听不懂,你还是跟白大人回衙门吧。”

    陆良一听心知霞雨菲这是要抛弃自己了,原本凄惨的脸上露出一抹狠毒来。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正要威胁霞雨菲,突然,岑曦食指一动,从口袋里摸出一块铜板,朝着陆良的膝盖射去。

    陆良本就站的不稳,此刻膝盖一软,身子便不可控制的朝前倒去。霞雨菲看到陆良朝着自己倒下,本想退后一步,可谁料又是一枚铜板飞来,打在了霞雨菲的脚背上,霞雨菲一个迟疑,陆良已经不偏不倚的倒下来。眼见就要被陆良当成人肉垫子,霞雨菲忽然身形一闪,几个呼吸间轻巧的避开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岑曦心下了然,“二小姐,方才你是怎么避过陆管家的?”

    霞雨菲心中一凉,方才她一时心急,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轻功避开了陆良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你不是不会武功吗?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,你还要继续隐藏吗?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,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发问让霞雨菲大脑一片空白,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淌下,霞雨菲苍白这一张脸,阴冷的看着岑曦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你不仅会武功,而且功夫不错。你说你一整天都待在房里,其实,我们在昨日辰时见过面,就在大小姐的房间外。一大早便潜入新房,你应该是躲在房梁上,因为房梁上有红绸,而你刚好穿着红色的喜服。直到新娘独自待在房中,你才从房梁上下来。用事先藏在身上的木棍将新娘打晕,然后将新娘塞在床下,也多亏昨天打雷,掩盖了你行凶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霞雨菲的脸色越来越白,岑曦接着说道,“随后,你坐在床上,盖上盖头,等待你的帮凶,也就是陆良的到来。陆良还特意带了彩玉进去,为的就是让人觉得新娘还活着,不然你根本没有时间将现场伪装成自杀。一直到亥时,陆良来到新房,此时,新房附近只有你跟他二人,这也是你们约好的吧,陆良给你开门就是暗示你附近的人都被他打发走了,你可以迅速的离开了。直到你离开一段时间后,陆良才开始尖叫引来众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、、、”霞雨菲指着岑曦喘着气,半天也无法说出一个反驳的字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法很大胆也很新颖,但是你忽略了新娘子的身高以及留在凳子上的脚印,以至于我能第一时间判断出这不是自杀。还有你行凶用的木棍和麻绳,我想只要好好搜搜你的房间,哪怕是烧掉了也一定能搜出个蛛丝马迹出来。”

   &nbs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