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28.第28章 魔法之魂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云笙在返回家中时,山中的野鸡已经叫了两三声,她揣着半瓶子用剩下来的止血剂,脑子里想着夜北溟和杨大魔导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法魂……视力……

    其实,在夜北溟高烧不退的那阵子时间里,她在给他冷敷时,也悄悄检查了夜北溟的眼睛。

    云笙采用的是不需要太多医疗设备的散瞳检查。

    她用了少量的盐水,滴入了夜北溟的眼睛,发现眼角膜已经彻底坏死了,看情形,应该是已经坏死了很多年了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经,也已经全部损伤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除非能进行现代意义上的眼角膜移植手术,找到一对可移植的眼角膜,否则,他的眼睛是不可能恢复的。

    尽管还不知道法魂是什么东西,但有一点,云笙是可以肯定的,杨大魔导欺骗了夜北溟。

    魔法,难道能神奇到让枯肉重生,坏死的神经也一并恢复了?!

    不可能!至少以杨大魔导的修为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云笙想着心事,一直走到了家门前,才回过了神来。

    早前,在发现夜北溟受伤后,她就遣了小黑先行回家,躲在自己的被窝里,假装出一副她已经返家的假象。

    鸡叫三声,天空才露出鱼肚白,照常理说,这个时候,父亲云沧海还宿醉未醒。

    所以云笙没有爬窗户,而是直接从正门溜了进去。

    人才刚踏进自己的小屋,忽听得噗地一声,屋内的那盏煤油灯亮了。

    云沧海等在了窗户旁,目光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云笙长这么大,还从未见过这样的云沧海。

    床上,小黑缩在了地上,委屈地冲着云笙吠了一声。

    云沧海一个眼神递过来,云笙和小黑都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父亲,”云笙清了清嗓子,迅速在心理编造着可信的借口,“笙儿知道错了,我不该夜不归宿,留在法庙里制作止血剂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将手中的止血剂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上,为何会有血迹,”云沧海并不理睬云笙制好的药,他一双利目,犀利地看到了云笙衣襟上一小朵血迹。

    那是云笙在替夜北溟清理伤口时,不小心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她方才一路走神,没有留意到身上的血污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知父莫若女,云笙脑中无数个要辩解的理由,瞬间都被她推翻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云沧海并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。

    “法庙有人受伤了,我帮他处理伤口,”云笙将事情的经过大致地叙述了一遍,包括夜北溟和杨大魔导之间的那番对话。

    本以为云沧海会对她的话不屑一顾,毕竟,谁会轻易相信,德高望重的法庙大魔导会是个研习禁忌魔法的坏魔法师。

    无极大陆上,就是连孩童都知道,魔法包括风、水、土、火四大元素魔法,还有一些旁系次生魔法。但有一种魔法,它虽然也是次生魔法,却一直是魔法中,最不入流的存在。

    无论是法庙还是寻常的魔法师,对其都是讳莫如深,那就是禁忌魔法。

    禁忌魔法,又被称为暗黑魔法,它是一种与光明魔法相对立的魔法,修习暗黑魔法的魔法师,被称为暗黑魔法师。

    大陆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一个禁忌魔法,叫做百鬼怒咆,传说是千余年前,一个叫做林的暗黑魔法师发明的。

    它使得当时大陆上最强大的帝国,侏罗帝国在一夜之间,摧毁成尸骨累累的废墟。

    林本人,也因为那一个魔法,成为了大陆诸国乃至当法庙、召廷、猎兵工会的联名追杀。

    最后由当时法庙的几大魔法师联合出手,用火系魔法,万籁圣焰活活烧死。

    林死后,法庙发出了诏令,凡是修炼禁忌魔法者,一律杀无赦。

    禁忌魔法也从此成了大陆魔法师的一个禁忌。

    但还是有不少为了追求强大魔法力的魔法师,偷偷学习暗黑魔法,其中就不乏法庙的在职魔法师。

    杨大魔导肯到蕉叶法庙驻守,很大一部分原因,也在于他想利用这个偏僻的山村法庙,进行见不得人的法魂移植。

    云笙说完后,就忐忑地望着父亲,生怕他会开口怒斥自己。

    云沧海沉默了许久,“从今日开始,你不用再去法庙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?!你相信我的话!”连云笙都搞不明白,杨大魔导到底是何居心,云沧海竟是听明白了?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儿,你的话,我没理由不相信,”天色渐亮,晨曦中,看见了女儿那张又是小心又是疲倦的小脸,云沧海坚定地说出了这番话。

    话,简短但却有力。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云氏回答。

    云笙这才发现,今日的父亲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脸上终年留着的胡渣子也刮掉了,看上去干净清爽,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几岁。

    依稀的,能看到云沧海年轻时的风貌。

    “笙儿,你是不是很想学魔法?”云沧海忽的换了话题,他目光灼灼,望着诧异不已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想……不想,”云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,她没有忘记,自己对父亲许下的承诺,可她又不愿意向父亲撒谎,“我想,可是我无法凝聚魔法元素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你比起别人,缺少了法魂,”这些日子来,云笙的那些小动作,云沧海全都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包括她辛苦上山采摘月光草,制作月光草药,为的就是成为一名魔法学徒。

    “法魂?”这是一天之中,云笙第二次听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名词。

    杨大魔导提到了法魂,他要和夜北溟交换的就是法魂,父亲云沧海也提到了法魂,可是村长爷爷,包括法庙的魔法士,却从未向村落里的孩童提起过这个陌生的名词。

    “不错,法魂,又被称为魔法之魂。”云沧海摊开了手。

    那是一双典型的魔法师的手,修长而又灵敏。

    那也是一个父亲的手,有力而又安稳。

    云沧海的手上,有一块测魔水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