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3章 不开的门(1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可能是昨晚淋了点雨,早晨起来迟灵瞳感到头有点沉,量了体温,没热度,浑身就是无力。若不是今早工程部要开晨会,她都想请个病假。强打起精神喝了两口酸奶就去上班了,走着走着,走出一肚子的怨气。

    设计部和工程部是两个平级的科室,但每次一接到项目,工程部就会摆出领头大哥的姿态,趾高气扬地对设计部要求这要求那的。听海阁这个项目是乐静芬离婚之后遇到的最大的工程,情感上输得彻底,在事业上她想打个翻身仗。工程部的人这下肯定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使了。

    工程部的李经理趋近光头,善于邀功,善于推卸责任。项目中标了,是工程部的功劳,没中标,就是设计部的责任。其实这中标和工程部半点事都没有,可设计部的赵经理是个老实巴交的知识分子,遇到事就结巴,哪里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没好气地走进公司,来到会议室门口才换上年轻女孩应有的浅浅笑脸。迟灵瞳知道自己年轻,资历浅,脸上不能挂着不合时宜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李经理一脸凝重把厚厚的一沓资料放在迟灵瞳面前,命令她在一周内把设计图搞出来交给工程部,然后由工程部编标书。

    迟灵瞳扭头看看自己的直接领导,赵经理头埋在文件里,画外音:祸福自担吧!

    “听海阁是大型住宅小区吗?”迟灵瞳回过头,对着李经理笑问道。

    李经理震愕地看着她,几根头发招摇地立在脑中央。他不敢相信到了这个时候迟灵瞳会问这么幼稚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公共卫生间呢,催得这么急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有几人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李经理威严地扫了下会场,盛气凌人地问:“小迟,你的意思是你在一周内没办法完成设计任务?”

    迟灵瞳点点头,不卑不亢地开了口:“公司中到听海阁那块地,工程部才开始编制工程预算。如果想投中那块地,不仅资金要雄厚、设计要新颖。一周太匆忙了,我不能保证设计质量。”坏了,是不是太激动,喉咙痒痒的,咽口水时,扁桃体生疼。迟灵瞳摸摸脖颈,一脸痛苦。

    “这是乐董的指示。”李经理冷冷地把乐静芬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对乐董负责才这样讲的,不然我可以随意地拿几套海景房的样图,走寻常路好了。”迟灵瞳态度谦和,却寸土不让。

    “那你需要多长时间?”李经理知道迟灵瞳在乐静芬眼中的位置,忍气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迟灵瞳托住额头,感到掌心一片灼热,“两周吧,我尽量赶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拖一天影响了大局都是你的责任。”李经理义正辞严。

    迟灵瞳讥诮地倾倾嘴角:“行,天塌下来我来顶。”

    会议一直开到中午,迟灵瞳出来时,感觉浑身一会冷一会儿热,眼皮重得都抬不起。

    她没胃口,也没去餐厅吃午饭,泡了杯热茶,咽一口水咧下嘴。既然话已说出口,期限定在那儿,她也不敢怠慢。把听海阁的资料摊了一桌,她先看政府文件、规划导向,听海阁的地形特征、附近的建筑物、景观,把这些琢磨透了,她才能开始设计,这是她的习惯。

    茶喝到一半,先是清咳两声,接着连着几声重咳,气都接不上来了。怕真是感冒了,迟灵瞳拍拍通红的脸腮,仍坚持在笔记本记着要点。

    陈晨手里接了个监狱改造的方案。这个项目极为少见,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实际的工程中都很少有人做过,毕竟一个城市或者国家还是需要住宅远多过监狱。陈晨做得很吃力,光是查资料集读规范就让他头疼了,再加上政府的拨款本就不多,做什么都是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陈晨这边是趴在电脑前骂爹骂娘,迟灵瞳在那边是咳个不停。设计部同仁们在忍受了两个小时之后,实在忍无可忍,合力把两人哄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走,算早退还是算出差?”陈晨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一甩脑后的长发问赵经理。

    赵经理摆摆手:“算出差,你帮忙送下小迟,最好到医院看一看,她手上现在任务重,部里要重点保护。”

    陈晨眉一扬,“经理,你这样说,我可不能接受。同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,可是你别分任务重任务轻的,好像我这大男人还不如个小姑娘似的。”

    赵经理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好,我收回,你和小迟一样是国宝,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讲得那么勉强,明显就是搪塞。无法沟通,算了!”陈晨哼了声,拽着迟灵瞳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小迟,这两天你吃点苦,千万别请假呀!”赵经理胆小怕事,追在后面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伟大到少了我地球一定就会不转?”迟灵瞳低低问陈晨。

    陈晨白了她一眼:“少了你一个,地球轻了许多,怕是转得更快!”

    迟灵瞳咳着打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这天,后勤部分苹果,一人两箱。陈晨也没车,于是就叫了辆出租,把四箱苹果搬上去,然后两人一同上车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医院?”陈晨看迟灵瞳脸红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不要大惊小怪,我回去吃颗感冒药,然后睡一晚,明天就好了。你要帮我把苹果搬楼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什么时候这么没风度了?”陈晨瞪着她,让司机先去迟灵瞳的公寓。

    陈晨刚把苹果搬到楼门口,颜小尉也回来了,手里拿着个瑜伽毯。失恋之后,她休年假,报了两个补习班,国标舞与瑜伽,每天都是一身大汗的回来,气质日渐高雅。迟灵瞳觉得失恋有时也挺励志、催人奋发。

    颜小尉看陈晨气喘如牛,自告奋勇地帮着搬了一箱苹果上去。陈晨追着颜小尉的身影,眼睛有点发直。

    “走呀!”迟灵瞳在后面推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陈晨咂了一下嘴:“颜小尉的腿长得可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迟灵瞳玩味地眨着眼睛。

    陈晨自我解嘲地一笑:“我这人对于美好的事物一向无法忽视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空窗期,你可以破窗而入,我会主动视自己为空气。”

    陈晨脸突然一红,埋头上楼。

    迟灵瞳病得头重脚轻,却仍不改八卦本性:“莫非你以前曾向她发起过攻击?”

    “迟灵瞳,你别那么聪明好不好,女人傻点也可爱。”陈晨回过头低吼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追过颜小尉?”迟灵瞳兴奋起来,“故事没下回分解?”

    “她说我太阴柔,没男子气概,让她没安全感。这下,你满意了。”陈晨挫败地咬了下唇,坦白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就铩羽而归?”

    “不然我还强抢民女?”

    “你确实是没男子气概,这小小的挫折,你就气馁了?想当年,刘备为请诸葛亮出山,三顾茅庐!人家请的是个军师,你追的可是老婆。什么是老婆?咳……咳……一辈子疼你、爱你、宝贝你,不管生老病死都不离弃你,不怕苦不怕累给你生儿育女……咳咳……咳,就冲着这牺牲,你应该不惧艰难险阻、勇往直前。大丈夫能屈能伸,在哪跌倒就在哪爬起。大哥,我挺你!”滚烫的手掌拍了拍陈晨的肩。

    陈晨“啪”地打开,“迟灵瞳,我发现你有做媒婆的潜质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你明天给我买朵红花,我像杨二车娜姆一样别在耳边。”

    “迟媒婆!你看你爪子烫得吓人,还不闭嘴。”

    迟灵瞳呵呵地乐着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